凶死变旱魃

 时间:2020-09-24 18:49:57来源:
因为一次口角,两个平时关系要好,就跟姐妹一般的女人,撕破了脸,从争吵迅速的升级成了动手互相撕扯,把对方撕扯的衣服破损,头发撕扯的凌乱。

两个女人,皮肤上带着抓痕,各回各自的家,纠集来了一群亲属,再战一场。

群体打架惊动了村子,更多的沾亲带故的村民们加入了混战中,拳打脚踢的混战中,败退的一方为了扳回赢局,逃回家抓起了各种农具,组成了武器在手的武斗队伍,混战的场面更大更火爆了,从村子里面扩展到了村子外面,直到接到报警的警察驾车疾驰而来。

听到警笛声,大部分参与械斗的村民们纷纷停了手,丢下农具,在警察的命令下,抱着头,蹲下身,老实的等待处理,仍有小部分的村民们打红了眼,在村子外面的田野中继续着械斗。

警察朝天空开了枪,鸣响一声,朝田野中的武斗分子们大喝着:"抱住头,蹲下。"

有一个武斗分子阿牛心里有鬼,怕警察,一旦抓住了他后,就会掀出了他在别的地方犯下的刑事案,跑为上策,他撒开双脚,从平坦开阔的田地,窜到了山林中。

警察有经验,见到警察就跑,而且在被鸣枪警告了仍不停下来的,不是逃犯就是负案在身未被发现的,于是,既然发现了就不轻易放过,抱持着这样的工作态度,警察征用了村民们的摩托车,两个人合骑一辆,骑上去,追入了山林中。

一声惨叫,从前方的树林深处传来,刚才还是鸟鸣啾啾不安静的山林,被这一声惨叫震慑住了,树冠中的鸟鸣声安静了,死一片的寂静,只有刮过耳边的风声,呼呼的,骑着摩托车追进山林的警察停住了,不明情况,不知道从前方传来的一声惨叫是否是,那个在逃跑的武斗分子阿牛所发出的,如果是,他究竟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,总之,发出了一声惨叫的阿牛,是凶多吉少了,连山林中的鸟鸣也因为这一声惨叫惊的停止了,动物的感知在人类之上,它们从那一声惨叫声中感知到了恐怖,警察不是铁血无畏的人,他们简短的交谈几句后,统一了意见,先退出了山林,骑着征用的摩托车返回村子里。

警察的大部队在村子里,领队的派出所所长在听完了两个属下的报告后,觉得目前在场的警察太少了,又要管制暴力冲突的村民们,忙不过来,就向县里的上级部门求助,请求增派人手,于是,一群正式的编制内的警察,还有临时的编制外的协警们,集结了起来,养兵千日,现在全部上场了,在村子里听领队的所长部署,个个是全副武装,穿戴着防弹防爆和防毒气的装备,握着枪,端着枪口,在山林中小心翼翼的前行。

发出惨叫声的是确定了是逃进山林中的那个械斗参与者,阿牛,没有再发出第二声惨叫,不是他不想,而是因为他的喉咙被扯开,气管被扯断了,脖子上破开了一大块,喊不出来声音了,人是死的透透的了。

"是食肉的猛兽干的。"

这个判断刚说出口,人群中就有人出声反对了。

是一个编制外的协警,他就是村子里的常住民。

"这山林中能有的,就是野狗野猫。"他说。

从他出生到现在三十多年间,从未听说山林间有食肉的猛兽出没,山林中,只要是遇见了天气晴好的时候,就会有村民们穿行在其中,砍柴,打野味。

解放前,山林中确实是有食肉的猛兽,也就是一窝狼,但在解放后,在经历了政府掀起来的持续多年的灭害运动后,山林中的一窝狼被灭了迹,现在的山林中,能够看见的就是偶尔窜过的野兔,和追在后面的村子里放养的土狗。

"这个人是被狂犬病的土狗给咬死的。"

是狼还是狂犬病的土狗,成了两个辩论的阵营。

一群人就站在原地,为了是狼还是得了狂犬病的土狗咬死了阿牛,争论了起来,争的面红耳赤,全然是忘记了,在他们的身边,倒着一具新鲜的尸体,从被咬掉一块肉的破口处,散发出浓烈的血腥气味,随着山林间刮过的风,被吹向了远处。

山林间的深处,蹲在一颗大树下的草丛中的一个女人,正抱着一只野兔,双手十指的指甲发黑,又尖又长,深深的钳入了野兔的皮肉中,死死的抱住了野兔,张嘴咬住野兔的脖子,生生的撕咬了一大块肉下来,就跟刚才撕咬下来一个活人的脖子上的一块肉一样,突然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被刮过她的风送到,传进了她的鼻子,闻着就是鲜香美味,已经没有了大脑的思考能力,她完全是跟着食欲在行动,完全的不记得了,这股比野兔的血肉美味百倍的,正是自己一个小时前撕咬过的阿牛,被一只窜过身边的野兔转移了目标,追着野兔跑出了很远。

哈,她喘出一口粗气,丢开了已经失去了继续撕咬生吃的欲望的野兔,嗅着人血随风刮来的浓烈腥气,双手着地,四肢并用的发力,在山林中狂窜,很快,她就窜到距离阿牛尸体不远的地方了。

最先发现一只怪物快速的逼近了的,是领队的派出所所长。

"小心。"他高声大喊,近百米外的女人,在他喊出来的两个字落了音时,已经窜到了,从地上弹跳起来,双手搭在了距离她最近的警察的双肩上,砰,子弹在她张嘴咬上防弹防暴防毒的头盔时,击中了她的头,穿过脑袋,爆出一眼窟窿,她朝后弹跳开,但双手仍不松开被她扑到了的猎物,在逃离的时候,带着猎物一起,直立着,在错列的树木间敏捷的窜远了,甩落了追在后面的人群,不敢开枪射击,怕不长眼的子弹误伤了被已经不是正常范围内的女人抓住的同伴。

砰砰,两声枪响,被抓走的警察求生,抬起遇袭时没脱手的枪,朝着女人的头开枪射击,女人的头被子弹穿过,爆掉了一半,双手仍十指紧抠住防弹衣服的双肩,双腿凭着惯性,又朝前窜出数米,直到撞上挡在直线上的一颗树,才停下来,倒在了地上。

女人的尸体被抬上了法医的尸检台,她的身份已经查到,就是村子里的常住民阿琴,是村民们集体协斗的起因,半个月前,她留书一封,说是跟着同村的一个沾亲的男人去城里打工,就此失去了联系,那个男人也失去了联系,阿琴的娘就找到了那个男人的娘,指责对方教子拐走了阿琴,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,升级为动手互相撕扯,后来纠集帮众,群体打架引来了警察。

阿琴死于他杀,是她留书中提到的同村的那个男人,将她骗至山林间汇合,却是起了邪念,将她掐死后弃尸在山林深处,却不料,尸体在月光下起了变故,尸变成了民间传说中的旱魃,食生肉鲜血,倒霉的阿牛逃窜进了山林深处,被化成旱魃的阿琴逮住,送掉了性命。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